武当山吾游网九周年连续三年业务领先 十堰百事通旅行社   移动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武当山新闻
厉害!区委书记微信办公,靠“朋友圈”阻止一起豆腐渣工程(一)
已有31051次浏览   2017-09-19
  初秋时节,河北邯郸市委机关报《邯郸日报》9月12日在一篇题为《网上也能走好群众路线——围观一位区委书记的微信“朋友圈”》的文章中介绍了邯郸市峰峰矿区区委书记牛颖建利用微信社交软件办公的细节,引发了社会舆论的关注。

  上述文章称,“之前了解基层情况,主要是下去调研走访或者听同志们汇报,现在大家都用微信朋友圈了,在这里也能看到许多舆情动态,所以也就把‘阵地’逐渐往手机上转移。”牛颖建说,每天起床后、熄灯前,工作间隙刷一刷朋友圈,已经成为习惯。

  “在一次区内道路工程的现场调研中,牛颖建被拉进了峰峰‘九路一桥’微信群,本意是想实时了解主要道路工程的进展情况,但在今年4月份一天夜里,微信群里的一条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位名叫李永利的工程项目部人员,在微信群实名反映一处市政工程没有按照技术规范要求施工,偷工减料、工程造假。”

  “看到这条朋友圈信息后,我立刻与李永利加为好友,详细了解情况,并迅速于第二天组织召开现场办公会处置此问题,并在‘微观峰峰‘微信公众号上予以公布,对全区的干部、工程方起到了极大震慑作用。”牛颖建说,今年峰峰矿区筹备邯郸市第二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期间,虽然一下上马几十个大工程,但是所有工程的质量上都是有口皆碑。

  此外,该文章中还介绍,牛颖建的微信朋友圈好友中不仅有领导干部和同事,普通百姓也不在少数。

  9月15日,牛颖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峰峰矿区党政机关微信办公已成为常态,村、乡镇、区直、区四大班子以及各种工程项目都有自己的微信工作群。在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此举有助于推进和调度工作,更是及时了解基层动态的一种重要手段。

  有媒体指出,牛颖建利用微信软件与基层交流一事已让他成为当地的“网红”,这点牛颖建并不认同。

  牛颖建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是像新疆尉犁县的副县长何淼为卖冬枣、甘肃景泰县周春材为卖枸杞成为‘网红‘,我也愿意为推介峰峰矿区的转型发展、文化旅游资源去代言,这种方式说我是‘网红’我干,但说我利用微信开展工作成为‘网红’我不认可,我没有这个想法。”

  [对话牛颖建

  好事不关注,专门找问题

  澎湃新闻:9月12日,《邯郸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网上也能走好群众路线——围观一位区委书记的微信“朋友圈”》的文章中介绍了你微信办公的一些案例备受社会关注,你作为主人公怎么看待这件事?

  牛颖建:当下走群众路线的方式方法与原来已大不相同。现在人手一部手机,特别是一些思想活跃的年轻人都是在网上了解新闻,所以我们要适应新形势、面对新情况。在峰峰矿区各级组织利用微信、短信、网络走群众路线的工作方式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澎湃新闻:峰峰矿区党政机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利用微信软件工作的?峰峰矿区的微信工作群是什么样的架构?

  牛颖建:在2014年底,峰峰矿区各党政机关开始通过微信对工作进行调度和推进。当时,我们就开始提倡要把农村党支部的活动、重要通知、学习内容发到党建微信平台上。村一级的微信工作群包括党支部书记、村主任及村“两委”干部、所有党员。乡镇一级的微信工作群是由乡镇机关及“七所八站”干部、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组成。峰峰矿区顶级层面微信群名称为“峰峰政务”,包括区四大班子成员、各乡镇书记、乡镇长、各区直单位一把手,形成了微信矩阵。

  微信组群对于推动其他工作也很有帮助。今年是峰峰矿区在承办邯郸市第二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启动了一大批旅游项目,工程量很大,我们要求每一项工程的指挥部都要成立一个微信工作群,我和区长等领导干部也都要进群,每个群里的风吹草动、意见反馈,我们能够第一时间掌握,第一时间给出批示性意见。

  澎湃新闻:你在微信群内或朋友圈中获取过哪些信息?怎么处理的?

  牛颖建:打个比方,今年4月23日,在峰峰矿区北部新城工程项目中,一位施工监理发现问题后把照片发到了工作群里,我看到后特别气愤,就怕出现类似“豆腐渣”工程和质量问题。我们找的都是大公司承建,结果还是出现了问题。当天晚上十一点半,我安排区委办发通知,30多个项目业主、施工单位负责人以及监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到现场召开办公会,责令住建部门顶格处罚,并将其拉入黑名单,驱逐出峰峰矿区的建筑市场。

  再例如,最近峰峰矿区南响堂森林公园的道路建设中,当时水泥路已经修好,但发现两边都是山,可能存在安全隐患,我到现场后要求施工单位在道路两侧修建围挡墙,区住建局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发现,将现有路面两侧修围挡墙,将来双向来车会不过去,于是立刻将现场图片发到“响堂山建设”的微信工作群里,我看到后责成主管副区长和住建局长马上去现场解决。如果没有这些信息,等工程干完了再发现问题,就会给社会财富带来巨大的浪费。类似事件许许多多,孩子上学、私搭乱建、市政设施破损等问题,都是在微信工作群内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澎湃新闻:你有多少微信工作群?多少微信好友?都是怎么加的好友呢?

  牛颖建:我现在微信工作群有30余个,微信好友1300多位,还有很多在群里没加好友的,我的接触面特别大,信息源特别多。我的手机号也是对外公开的,微信是用这个手机号申请的,很多老百姓和下属单位的一般工作人员都是我的微信好友,有的在群里跟我反映问题,有的直接点对点。比如说“创城”工作群300多人,“旅发大会”工作群400多人,涉及各行各业工作人员,包括农村干部、工程队施工人员、监理等等,很杂,我都在里面,平时不说话,抽出闲暇时间会浏览一下,好事不关注,专门找问题。

  澎湃新闻:你在微信工作群中,一般干部会不会紧张,不敢说话?会不会出现冷场的情况?

  牛颖建:不会,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早年间从邯郸财校中专毕业后,从一名乡镇会计一直干到党委书记、援疆、县级干部岗位,我没有在市直、县直部门工作过一天,所以我始终跟这些人打交道,我不认为自己是个领导,是个官。

  澎湃新闻:你平时刷微信朋友圈的时候会格外关注哪些信息呢?

  牛颖建:我的朋友圈不设置任何障碍,也基本没有私人的内容,都是传递正能量的信息。我要求工作群内的所有人严禁发布负面信息,我们是在弘扬正能量,是在把党的声音上传下达。刷朋友圈都是在闲暇的时间里,坐车的时候、下班后、睡觉前、起床后我都会看一看。在微信群里就是一种工作状态,会经常布置工作、进行提醒、提出要求。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