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吾游网九周年连续三年业务领先 十堰百事通旅行社   移动手机版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武当山新闻
明朝高官陆铨笔下的武当山啥样?
已有3783次浏览   2018-04-16
  古往今来,到武当山游玩并留下诗作的名家有很多,明朝嘉靖年间曾担任广西按察使的陆铨便是其中之一。他三次登临武当山,被武当山秀美的风光和恢弘的建筑所震撼,发出“平生奇绝在此一游矣”的感叹,并写下了精彩的诗文。

  平叛有功,升任广西按察使
  陆铨的事迹在历史书籍中记载并不多,只有这一条:陆铨,明嘉靖二年(1523年)进士,诗文学家。字选之,任刑部主事,与弟编修戈争大礼,并系诏狱被杖。后官至广西按察使,讨贼,平之,进广东布政使。

  从以上信息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陆铨和弟弟陆釴都是饱读诗书、学而优则仕的官员;陆铨和弟弟在明朝历史上有名的“大礼议”事件中没有迎合皇帝的意思。

  所谓明朝历史上的“大礼议”事件,是指嘉靖皇帝把自己的父亲封为明睿宗的事情。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嘉靖皇帝继承的是他堂兄明武宗的位置,而他又是个孝顺儿子,于是,他坚持给没有当过皇帝的亲生父亲争名分。他把自己的父亲封为明睿宗。在这件事情中,陆铨和弟弟没有迎合皇帝的意思,还提出了反对意见,结果皇帝很生气,两人被施以廷杖,实际上就是在朝堂之上被皇帝打了屁股。以现代人的眼光看来,陆铨兄弟有些迂腐。但是在当时,他们还是很有气节的。

  这次受罚没有严重影响到陆铨的官运,他后来出任广西按察使,在平叛中有功,升任广东布政使。

  两次游武当山还未尽兴
  查阅相关资料,陆铨笔下关于武当山的作品并不多,只有《游武当诗二首》和散文《武当游记》一篇。

  陆铨曾两次到武当山游玩,写下《游武当诗二首》:“中天绛节往来通,海上蓬莱未许同。地轴横空悬北斗,山根千里接中嵩。九霄日月黄金殿,万仞云霞白玉宫。神教先皇安社稷,天长地久沐年丰。”“天工人巧万山奇,萧管仙童到处随。月宇金门凌壑迵,星桥铁锁傍云垂。满山瑞霭炉烟合,绕殿晴幡树影移。西度来游游不尽,肩舆临发又迟迟。”

  诗中,陆铨先是描绘武当山宏伟的山势:天空中,蓬莱仙国的使者随意往来,与海上蓬莱又是不同的景象,北斗悬于大地之轴上,山势绵延千里直达嵩山。诗中的“绛节”,是指使者所持的红色符节。唐李商隐《中元》诗云:“绛节飘銕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迥。”诗中用此典,代指道家仙使。诗中“地轴”的意思是说,古代传说中,认为大地有轴。晋张华《博物志》云:“地有三千六百轴,互相牵制。”后来亦指大地。诗中的“山根”指的是山脚。北周诗人庾信《游山》云:“涧底百重花,山根一片雨。”诗中的“金门”是宫署的代称。李白《古风》诗云:“但识金马门,谁知蓬莱山。”此处当指道教仙宫之门。“星桥”,指的是银河之桥。

  诗中特别指出了河南嵩山,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与武当山的地位有关。首先,名山大川不封不灵;其次,宋朝以前,武当山不被朝廷重视。当时武当山叫太和山,还没有进入朝廷的视野;另外,武当山在“山志”中的地位是慢慢爬升的,转折阶段被誉为“五岳之流辈,嵩高之储副”,到了明朝,受到朱棣、朱厚熜等多位皇帝的重视,武当山才被封为“大岳”、“太岳”、“玄岳”。这个过程可以解读为:压抑了几百年,终于后来居上。所谓“万古芳华尽得吐,势压岷峨郁垒高”。

  陆铨又写到,武当山群山巍巍,如神工鬼斧雕刻,仙乐声声道童相随,道家仙宫凌壑上,星桥铁锁云雾漫漫。到处是云瑞霭合,香炉烟雾缭绕,殿梁旗幡高挂,树影依依相随映。最后两句,陆铨还写到离去的心情,面对这壮观景色,他虽两游此山也未感到尽兴,而轿夫恰恰又迟迟不动身。

  综合来看,陆铨在诗中寓情于景,淋漓尽致地倾诉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由此可见,陆铨是个写景写情的高手。从中还能看出,“九霄之上与日月同辉之金殿,万仞之上云霞掩映处处仙宫”,这就是人们所向往的美丽生活场景。

  发出“平生奇绝在此一游矣”的赞叹
  后来,陆铨又因为公事,顺道游览武当山,并写下散文《武当游记》。

  在这篇散文中,陆铨描写南岩与天柱峰的一段,极为绝妙。“予志在绝岭,麾舆尚往”,说明他喜欢游览祖国壮丽河山的迫切心情。“南岩与天柱峰,远视一山,比至南岩,断崖两分,涧壑深墨。”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从远处看,南岩与天柱峰连为一体,横看成岭侧成峰,等走近南岩,崖壁陡峭,沟壑幽深,看上去有眩晕的感觉,展现出南岩奇险之处。

  作者不禁好奇,那么谁住在这里呢?行五六里,他看见了“壁岩千仞,中有一洞,洞中架木牵竹,隐隐有户牖,若蜂房燕巢然,以铁绳双垂于地,贯以横木,相间以度。”他让道士登攀而上,旁人肝胆俱裂,可谓险矣。古代修行之人专门在深山老林找洞穴居住,修炼心性,隔绝人世,不与外界接触。

  到达朝天宫,还是险。游记中写到:“地促径耸,行者伛偻,举膝齐胸。”他说自己“捷于登高,仰视云间,苍茫无际,不觉畏怯。”来到一天门,“小房数间,蔽以屏墙,拥以松竹,风景甚雅”。这句话的意思是:房屋数间,周围红墙环绕,阵阵微风吹过松树和翠竹,好一派世外仙境。

  经过二天门,来到三天门(朝圣门),“道士吹敲金竹,雁行前导。时云气往来,忽阴晴,景物苍茫,半见半隐。”这句的意思是道士们吹着管弦类乐器,一字排开,像大雁排成队列一路前行,在前面带路,山中水蒸气升腾,在阳光的照耀下,山中的景物一片苍茫,半隐半现。

  随后,他进入太和宫,“檐滴变珠,阶砌凝润”。由于山中湿气大,屋檐渗着水珠,一级级台阶湿润,冒着水汽。休息一会,他接着又上,但见“周折数四,孤峰特出,四山如壁,天风劲烈,轻寒彻骨”。天高气寒,他不得不加了衣服,放眼看去,已经看到紫金城,“女墙森耸,神门高敞”,“城如蓑衣,以次斜高,倚岩附峰,下临无际。已而仰见炉烟杂云,龛灯耀林。”这段描述的是武当山紫金城和金顶,紫金城是当年明成祖朱棣下令建造的,“高不过丈尺,但人过不去为止。务求坚固壮实,万万年同其久远”。这是武当山在明朝大修期间,朱棣定下的建筑基调,也继承了元朝蒙古人的美学观念——坚固壮实。同时,朱棣作为雄才大略的政治家,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俯视着历史的进程,希望武当山在他手里化为不朽的永恒和经典之作。

  陆铨上得金顶,看到东西二峰:香炉峰、蜡烛峰。时“阴云未散,如雾如烟,万山千壑,隐隐下伏,注目凝视,若身在洞庭彭蠡中,但见波浪万顷,一偃一起,苍苍茫茫,不复以山形矣。”杜甫曾有诗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王安石说过: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只有付出艰辛的努力,顽强地拼搏,经受委屈和磨难,才能完成人生华美的乐章,享受成功的欢乐。

  如果说前面是工笔描画的话,行文到这里,作者是用大写意的手法抒发内心感受。他寥寥数笔,以山水泼墨形式,描绘出武当山博大、深沉、雄伟、壮丽的景观,可谓笔法错落有致,不拘泥,不粗糙,丝毫看不出夸张的笔痕,显得自然流畅。

  陆铨沉醉于大自然的美景中,在游记的末尾赞叹道:“平生奇绝在此一游矣。”
扫描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