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吾游网九周年连续三年业务领先 十堰百事通旅行社   手机版网站
登录 | 注册 | 我的订单 | 关于我们  | 吾游QQ群:22518457
吾游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武当山新闻
靠水吃水,是不是水源区的发展哲学
已有68017次浏览   2018-06-22

  4月10日,湖北首条恒温专列从丹江口开往乌鲁木齐,专列采用恒温冷链技术,运送232吨农夫山泉。

  “矿泉水恒温援疆,可以解决高寒地区‘上冻结冰’问题!”十堰车务段干部陆渝成说,今后还将开辟至内蒙古、甘肃等地的恒温矿泉水专列。

  五千里路尘与土。汉江水驰援新疆,见证着水资源石油般的稀缺、煤炭般的紧俏。在党的十九大建设美丽中国的号令下,开发水资源的新实践,正急切地叩动十堰转型发展的脉搏,撼动着“一车独大”的惯性思维。

  不是贡水,胜似贡水

  6月2日,《人民日报》刊发一则新闻让十堰兴奋!

  消息披露,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共向北方地区输水144.17亿立方米,水质稳定达到或优于地表水Ⅱ类。京津冀豫4200万人受益。首都人民的饮用水,有70%来自于十堰汉江。

  为京津地区提供的消费品,封建时代称“贡品”。和田美玉、自贡贡盐、禹州钧窑、绩溪徽墨……都是“极品”和“精华”的代称。

  封建时代,十堰也多产贡品:梅子贡茶、金丝楠木、竹溪稻米等等。但汉江水没有贡京城享用的记录。

  可汉江水质,在全国7条大江大河中,又是极品!

  “厉害了,我的国!”去年8月,央视录播了市委书记张维国的自豪。千余平方公里的丹江口水库,张维国随手舀起一杯水,一饮而尽。他说:“这是京津冀豫四省市的水源,中国最大的水井!”

  “十堰自豪”的背后,是关转560家污染企业、生态建设项目投资61亿元、移民47万人的底气。

  十堰人不纠缠于“贡水”或“供水”,但以生产“贡水”的精神保障南水北调供水品质成为共识,也得到现实验证。

  南水北调中线通水周年,原环保部华南环科所评选首届“中国好水”,十堰汉江、长白山天池等五地折桂。

  “把修复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今年1月,市长陈新武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透露出十堰生态保护的气度和决心。

  靠水吃水的先行者

  “守着宝贝过穷日子,捧着金饭碗要饭吃!”发展怪圈首先被房县土城镇土城村打破。

  一泓清泉,他们将其变成一村财富。

  走进土城村,公路两旁,一面面杏黄镶边红底白字的酒幌煞是醒目,错落有致的农家小院一字排开,清一色的土墙黛瓦,画梁雕栋。院落庭前、房屋脚边,满是塑料壶或瓮坛盛装的黄酒。

  人人有事,户户酿酒!村党支部书记耿吉奎告诉我们,因为盛产优质山泉和糯米,全村有102家农户酿制房县洑汁酒、黄酒,去年产酒近300万公斤,形成4000多万元产值的黄酒产业。

  泉水也是财富,有如星火照亮夜空。

  农夫山泉来到十堰,就地建厂“搬运大自然”。

  他们在丹江口市形成百万吨产能20多亿元产值的矿泉水产业。两次扩能之后,今年再次新增150万吨饮料及天然水生产线。一次又一次的扩能,佐证了市场的火热!

  “农夫山泉现象”赢来“农夫山泉效应”,武当山泉、神龙矿泉相继建厂。

  锶是矿泉水的“精华”。2014年11月,一份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报告,引起华彬集团的兴趣。竹溪丹霞山泉水“高锶、弱碱、低钠、低矿化”,锶含量竟高出世界著名的巴马高锶水2倍。

  2015年,VOSS开发丹霞山矿泉水,形成25万吨高端产能。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表示,正在策划二期扩能,实现产能100万吨,产值100亿元。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一批先行者尝到甜头。

  靠水吃水,能否夹缝突围?

  十堰人在思索,我们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展开地图看十堰。北有秦岭,南有巴山,山多田少。于是得出结论“资源匮乏”。

  跳出十堰看全国。武汉承接十堰汽车产业,襄阳是湖北副中心,陕西安康形成国家铁路枢纽。山西大同市人均1万吨燃煤,富甲一方;黑龙江大庆市人均3千吨石油,列中国城市财富50强。十堰感到压力和危机。

  作为国家深度贫困区,全面小康是当务之急!全市建档立卡贫困群众83.3万人。

  作为南水北调中线核心水源区,十堰发展制约很坚硬!国家发改委将十堰列入限制开发区域,点、面源污染防治标准远高于国内其它城市。

  发展与保护的夹缝制约,十堰突围之路在哪儿?

  水才是十堰宝贵而丰富的第一资源!汉江年过境水量350亿立方米,十堰人均拥有1万吨“中国好水”,优势绝无仅有。

  有人数字推演,结果吓人一跳!如果利用千分之三的“中国好水”,就会有一亿吨矿泉水产业规模,形成3000亿元产值300亿元税收。而去年,十堰第一产业汽车总产值刚过1400亿元。

  汉江水的珍稀,在于我国人均淡水占有量不及世界平均水平的1/3,在于我国七大水系中四类以下水质就占27.9%。世卫组织(WHO)调查:全球80%的疾病与水有关,儿童死亡中50%是由于饮用水问题造成的。

  习惯“盘汽车”的十堰人,敢不敢放马舞弄矿泉水?

  市经信委的一名干部评价,有时“闯出一条新路”比“杀出一条血路”更难。他认为十堰人一直以来在“汽车上求增长”,闯新路还缺乏“闯”的技巧、“立”的水平。

  但矿泉水的产业诱惑,又着实让资本难以割舍。

  论利润,售价1.5元的550毫升矿泉水,水成本为1分钱,瓶子+盖+喷码+胶带约为0.17元,利润空间巨大。论资源,南水北调中线水源是“京津水缸”。论交通,襄渝铁路紧依“京津水缸”,矿泉水出厂就能上车,低成本运输可打破“矿泉水500公里”销售边界。论环保,生产废弃物仅为砂子,且可以忽略不计。

  靠水吃水的思路一打开,保生态、稳增长的矛盾就会迎刃而解。重新打量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散兵游勇”式的水资源开发就会被“集群作战”所取代。果品饮料、酒类酿造、山水体验、山水文旅、水上竞技、宜居新村、污水处理等衍生产业集群将应运而生。

  靠水吃水,十堰的未来值得期盼!

扫描微信二维码